首页 文明创建 志愿服务 未成年人教育 主题活动 讲文明树新风 我们的节日 联盟联播 文明播报 图片新闻 广安要闻 道德模范 广安义工 区市县动态 站内公告 小平故里·人文广安 文明论坛 原创评论 文明风采 他山之石 资料中心 联系我们 加入志愿组织

    捐肾救子感动天地

    来源: 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 伍敏       日期: 2017-06-21

    郑行会个人照

      父爱如山,为拯救儿子的生命,多病的父亲冒险在小煤窑挖煤七年;儿子生命垂危时,受伤的老父亲拄着拐杖赶到医院,献出一个肾;伤口尚未愈合,他又悄然回家,希望尽快为儿子挣医药费。

      ——他就是广安市首届道德模范郑行会。近日,笔者带着敬佩之情走进了广安区小井乡小井沟村郑行会的家,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他如山班厚重的父爱。

      健康儿子不幸患上尿毒症

      1989年,郑行会又幸福地当上了爸爸,继两个女儿后,妻子胡严碧给他生下了个白胖小子。不过,郑行会肩上的担子也渐渐重起来。“看着孩子一天天健康快乐地长大,再苦再累,也值得。”在郑行会眼里,女儿、儿子都是他的心头肉,从来也舍不得骂他们,打他们。在父亲的关爱下,儿子郑乃瑜不但乖巧懂事,学习成绩也很不错。郑行会是村里出了名的能干人,眼看着家里的条件也快慢慢地好起来,儿子郑乃瑜12岁那年,却不幸患上了尿毒症。

      2002年,12岁的郑乃瑜读初中二年级,那年放寒假时,在小井煤矿打工的郑行会回家打算带上儿子到集市上去理发。回到家中,郑行会发现儿子的双腿出现浮肿,孩子正在伤心地哭。当即,郑行会背起孩子就往公路跑,希望能拦下辆车到离家近的前锋镇的医疗合作社给孩子诊断。经过检查,医生给郑乃瑜吊起了消肿的生理盐水,并安慰郑行会说没什么大事。可输了几次液后,郑乃瑜腿上的浮肿不但没有消肿,肚子也开始出现浮肿状况。这时,医生给孩子做了个尿检,检测出尿蛋白过高,并建议郑行会把孩子送到城里的大医院去做检查。

      来到广安市人民医院门诊部,诊断医生说没什么,为郑乃瑜开了500多块钱的消肿药。此时,郑行会紧张的心才稍微放宽,带着孩子回家了。可回到家的几天里,郑行会发现儿子的身体越来越不对劲,春节后,又带着儿子来到了市人民医院。这回,郑行会没有让孩子到门诊部,而是走进了住院部,希望住院部的医生能给出个正确大答案。住了五天院后,经医生检查,初步确诊为被诊断为急性肾衰和肾病综合征,是尿毒症前期病征。得知尿毒症的危害,郑行会难过得饭都吃不下,看着儿子稚嫩的脸,郑行会忍不住掉下了眼泪。谁能想到昔日健康活波的儿子此时会得上这样的大病。

      郑行会立即给刚从外打工回来的兄弟郑行京打去电话,叫他马上到医院里照顾侄儿,自己则回矿上筹药钱。五天后,郑行会接到兄弟的电话,原来孩子的病情愈加严重了,兄弟叫他回院商量。郑行会怀揣着家里仅有的五千块现金马不停蹄地赶到医院,医生建议郑乃瑜转院。来不急多想,郑行会和兄弟在医生的建议下准备把孩子送往重庆新桥医院。没车了,怎么办?通过转车的办法,兄弟俩终于在当晚11点多把孩子送到了重庆新桥医院。这时,郑行会才想起自己在广安人民医院还没办理出院手续。

      赶到新桥医院的第二天,郑行会已为孩子花掉了身上的所有钱,看到哥哥着急的模样,郑行京则趴上一辆货车回广安凑到了4万多块钱送到医院。而这也仅是车水杯新。4万块钱也只帮郑乃瑜维持了四个多月。这以后,为了能给儿子治病,郑行会及其一家走上了一条比以前不知艰辛多少倍的筹钱路。

      挖煤六年只为拯救儿子

      “除了挖煤,粮食刚刚晒干就卖,家里能卖的都卖了!不是他老汉,娃儿早不在了!”小瑜的妈妈胡严碧告诉笔者,丈夫为救儿子,从来没有半句怨言。六年来,郑乃瑜花掉的30多万元费用绝大多数是父亲挖煤挣来的。

      “爸爸,您一定要注意身体啊,您千万别有什么意外……”这一直是郑乃瑜对挖煤的父亲的挂念。俗话说,人倒起霉来,喝口凉水都会塞牙。在一次挖煤过程中,郑行会不幸摔伤了小腿。可他跟谁也没有说起,生怕孩子知道后会放弃治疗。每到月底发工资的时候,矿上的会计总是提早准备好郑行会的工钱,好让他及时送到医院。在矿上干活的日子,摔伤、碰伤是常事,为了孩子的健康,年近五旬的郑行会硬是咬紧牙关挺了下来,他无怨无悔。这时,郑行会拼命工作的目的又多了一个,他希望能尽快筹到一笔钱为孩子换肾。

      由于缺钱,郑行会只好把孩子接回了家,在广安做透析治疗,从最开始一月两次透析发展到每周一次,都由郑行会亲自送儿子去医院。矿上、路上、医院,一线连着两点。这样做了一年的透析后,郑行会也渐渐衰老起来,身体也差了。为了不让父亲难过,懂事的郑乃瑜尽量在父亲面前表现出好转的迹象,他乐观地认为,只有这样,父亲的心也才会逐渐亮起来。

      隐瞒伤情为儿捐肾

      2007年1月,郑乃瑜病情恶化,靠血液透析维持生命。虽然家中早已空空如也,但父亲再次借来6万元,将儿子送往新桥医院。8月初,经专家诊断,肾移植是小瑜活下去的唯一希望。但郑乃瑜患上乙肝,医生不主张手术。最后,在郑行会的恳求下,医生也改变了主张。

      等肾源未果,重庆新桥医院的医生建议用郑乃瑜两个姐姐的肾。可郑行会说什么也不同意,他担心女儿术后的身体状况,毕竟她们都已经是有家庭的人了,影响了女儿的家庭生活是郑行会怎么也不敢想象的。他独自找到医生,恳求用他的肾。在郑行会的坚持下,医生为父子俩进行肾配型检测,配型结果十分成功。配型成功后,医生叮嘱老郑在手术前必须休息好,否则本就虚弱的身体受不了。但郑行会不听劝告,悄悄回到老家再次到煤窑挖煤。

      据了解,9月14日,离郑乃瑜手术还有10多天,不幸再次降临。父亲郑行会在运煤时,被运煤车撞伤。“他怕耽误手术时间,在家大哭了一场!”小瑜的妈妈告诉记者,丈夫担心不能为儿子捐肾,打来电话大哭了一场,并一再要求他们隐瞒实情,决不能耽误手术时间。由于郑乃瑜的父亲腿部受伤很重,但按照手术要求,提前一个星期便拄着拐杖赶到医院,并一再哀求医生不要因为他而耽误手术时间。看到郑行会拄着拐杖,在病房里蹒跚走动,病友们和医护人员都流下了热泪。在手术当天,看见郑行会坚强忍受痛苦的表情,几名为其做术前准备的护士回到办公室,讲着讲着便泪流满面。9月25日,移植手术顺利完成。然而,让所有人感到心疼的是,父亲郑行会为节约开支,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他悄然回家,希望尽快恢复,能找到一份稍微轻松的工作,继续为儿子挣医药费。

      如山父爱感动好心人

      回到广安后,郑行会捐肾就儿的故事被人们传送,他的工友们纷纷捐款相助,小井乡政府也发动了一场捐赠仪式,广安主要媒体也号召捐助。

      与此同时,郑行会如山父爱,感动了新桥医院的所有病友医生。小瑜术后需要吃大量昂贵的扛排斥药物,但由于没有钱购买,一些病友了解到情况后,纷纷将自己吃的同类药物分一半给他。同时,泌尿外科领导决定,对小瑜实行最大限度减免,并与药企联系,希望对小瑜给予赞助。手术后的日子里,郑乃瑜吃的药90%都是免费的,他知道,这些好运都是父亲用爱为他换来的。郑乃瑜也希望通过媒体,向这些好心的救命恩人道一声谢谢。

      而郑乃瑜为了能早日为父亲分担忧愁,在住院期间曾多次找到医护人员及病友,希望在他们的帮助下找到一份工作,出院后就能正常上班。出院后,郑乃瑜也留在了重庆工作,一个月有1千多块的收入。

      为儿治病父母老而不休

      2008年春节过后,郑行会工作的煤矿因搞标准化建设停产,为了还清借来的巨额费用,再加之郑乃瑜每月还需要几千元的药费,56岁的郑行会毅然带着妻子踏上了去广州的列车,用自己如山般的父爱继续谱写一曲伟大的亲情之歌。

      由于捐肾的影响,此时的郑行会无法再干繁重的体力活,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找到了煮饭这个稍微轻松点的活。起早贪黑一年下来,郑行会挣到的7500元,全部用在了孩子身上。去年12月回到家中时,郑行会用身上仅有的500元钱办置了点年货,为的是在2009年里全家能好好地过个团圆年。这也是自儿子患病以来,全家过的唯一一个团圆年。

      郑行会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早日挣到钱,好为儿子换上一个更加充满活力的肾。“只要孩子能好好地活着,让我去死我也愿意!”如今,郑行会还在为了孩子的医药费而不辞辛劳地奔波着。

相关推荐

更多>>

主题活动

qm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