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文明创建 志愿服务 未成年人教育 主题活动 讲文明树新风 我们的节日 联盟联播 文明播报 图片新闻 广安要闻 道德模范 广安义工 区市县动态 站内公告 小平故里·人文广安 文明论坛 原创评论 文明风采 他山之石 资料中心 联系我们 加入志愿组织

广安文明网 > 公民道德 > 身边好人 >> 文章内容

    工地上来了个‘小娃儿’

    来源: 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 申蕊       日期: 2018-10-22

      10月15日上午10点,60岁的邻水县关河乡楠木村村民熊明权刚忙完手里的活,就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打开微信,与远在广西的“儿子”熊广川接视频,一遍又一遍地询问他是否适应当地的生活。

      “他回去两个月了,我天天都要和他接视频。很想他,担心他回去后,各方面都不习惯。”看着视频里的熊广川,熊明权的眼睛有些湿润。

      “工地上来了个‘小娃儿’”

      原来,熊广川并非其亲生儿子,而是他的养子。

      2011年以前,熊明权一直在广东东莞承包建筑工程。2005年2月的一天,熊明权到工地上班时,发现工地上有一个陌生男子正在扫地。

      “当时,他的头发又长又乱,身上脏兮兮的,瘦成了皮包骨。”熊明权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熊广川的样子,“看着很可怜,问他父母叫什么名字、他叫什么名字、家住哪里,他都不知道,只说自己15岁,是广西人。”

      熊明权起初以为,这孩子是与父母吵架后离家出走才到了这里,待几天就回去了,所以也没多问。

      3天后,熊明权带他去剪了头发,还为他买了新衣服、裤子以及洗漱用品。熊明权想着,孩子的父母肯定着急找人,便将他送到了当地的治安大队。

      谁料,当地治安大队的工作人员告诉熊明权,经过医生诊断,这个孩子患有轻度弱智。由于没有线索,治安大队也无法为他寻找家人。

      熊明权便将其带回工地,他想着,或许孩子的家人会到这里来找他。于是,这个年轻人就在工地上住了下来。而这一住,就是3年。

      因为不知道他的名字,工地上又多是四川人,所以大家都叫他“小娃儿”。在这3年里,“小娃儿”每天吃完饭就出去玩,整天啥事也不干。工地上的工人都劝熊明权别管他,但善良的熊明权总是对他十分照顾。

      “他找不到家,我们就给他一个家”

      “小娃儿”和熊明权的大儿子年龄相仿,经过3年的朝夕相处,熊明权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单纯的孩子,除了为他添置衣服外,还时常教他为人处世之道。“小娃儿”也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像父亲一样的叔叔,并向熊明权表达了自己想回家的意愿。

      根据“小娃儿”的回忆,熊明权知道了他是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人。2008年春节前夕,熊明权为“小娃儿”买了一张到广西南宁的长途汽车票,让他回家。

      上车时,熊明权拿出4000元现金,以及一张写有自己电话号码的纸,一起交到“小娃儿”手里。“我当时想着,他走到南宁肯定就能想起回家的路,但我想错了。”熊明权有些懊悔,在送走“小娃儿”10多天后,他接到了“小娃儿”的电话。“小娃儿”说他找不到回家的路,钱也被骗光了,只能在车站附近捡东西吃。

      熊明权听后心痛不已,他让“小娃儿”将自己的电话号码拿给长途汽车司机。司机与熊明权在电话中商量好,“小娃儿”坐长途汽车到东莞,车票钱、饭钱等费用,都等“小娃儿”到了东莞后由熊明权结算。

      “当我看到‘小娃儿’被两个人扶着下车时,我心里挺难受的,当时就决定要收养他。他找不到家,我们就给他一个家。”熊明权将自己的想法告知了家人,他们都很赞同他的做法。

      熊明权的妻子想着,“小娃儿”的家乡在广西,养父母是四川人,便为他取了“熊广川”这个名字。

      “广川刚到家里时,性格有点孤僻。一家人吃完饭聊天时,他总是一个人坐到很远的角落里,不愿参与。”熊明权说,一家人为此花了不少精力开导他,让他感受到家庭的温暖。后来,熊广川逐渐开朗起来,慢慢融入家庭中,真正成为了家里的一份子。

      “如果他在广西生活不习惯,我们欢迎他随时回家”

      2011年,熊明权返乡创业,熊广川也跟着他来到了关河乡。但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了面前:熊广川没有身份证,无论是务工还是出行都不方便。随后,熊明权找到相关部门咨询后得知,由于不清楚熊广川的来历,无法办理户口和身份证。

      “这几年,我们都在为他办户口和身份证的事情操心。他也到了适婚年纪了,没有户口,结婚证都没法办。”熊明权说。

      今年7月,经过多方引导,熊广川想起了自己弟弟的名字——“邓显享”,当地公安根据这一名字和已有的部分信息,几小时后就在公安系统里找到了熊广川的家庭住址、父母的照片及其母亲的联系方式。

      “我和熊明权都给熊广川的生母打了好几个电话,但她以为我们是骗子,后来就一直不接电话。”楠木村党支部书记蒋小林说,迫于无奈,他只有用熊广川的手机号,并以熊广川的口吻给他的生母发了信息。

      8月8日,熊广川的生母打来电话说,8月10日,她来关河乡与他见一面,现场确认其是不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。

      记者从熊明权手机里的视频看到,8月10日早上5点多,熊广川的母亲下车见到熊广川后,便立刻哭了起来,嘴里不停念着:“这是我的儿子,这是我的儿子……”

      原来,熊广川本名叫邓显亨,是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灵山县旧州镇下浪村人,先天性轻度弱智。2005年,他与家人走散后,其家人也一直在寻找他。

      8月12日,熊广川与其母亲一同踏上回家的路。熊明权夫妇既开心又不舍,开心的是,养子终于找到了亲人;不舍的是,熊广川离开了他们。

      “我们都反反复复向他母亲、弟弟说明他的性格和生活习惯,虽然每天都会和熊广川视频,但离得这么远,还是会担心。”熊明权说,他和妻子已经商量好了,等这段时间忙完家里的事情,他们一起去广西看“儿子”。

      与熊广川相处10多年,熊明权夫妇早已对其视如己出。如今,虽已确认他叫“邓显亨”,但他们仍叫他“熊广川”。熊明权说:“广川找到亲生父母,我们真心为他开心。我们在这边也给他留了一套房子,如果他在广西生活不习惯,我们欢迎他随时回家。”

相关推荐

更多>>

主题活动

9615b99d27328c1d9a865d4fd20a1f8_副本.png 头图_副本1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