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文明创建 志愿服务 未成年人教育 主题活动 讲文明树新风 我们的节日 联盟联播 文明播报 图片新闻 广安要闻 道德模范 广安义工 区市县动态 站内公告 小平故里·人文广安 文明论坛 原创评论 文明风采 他山之石 资料中心 联系我们 加入志愿组织

广安文明网 > 公民道德 > 身边好人 >> 文章内容

    赵月林:短暂人生写大爱

    来源: 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 杜金香       日期: 2018-06-05

      

      人物名片

      赵月林,武胜县人,中共党员。生于1983年8月21日,因病于2018年5月9日逝世,年仅34岁。

      赵月林生前系四川中赞律师事务所主任,四川大学法学学士、经济学学士、管理学硕士,四川省律师协会第九届理事、四川省建筑业协会常务理事、成都市建筑业协会副会长、广安市武胜县政协委员、成都广安商会副会长

      

      2017年10月19日,“中赞广安法治人才奖学金”成立暨发放仪式上,赵月林为获奖学生颁奖。(资料图片)

      5月10日,武胜县龙女镇芋子溪村3组添了一座新坟,竹林间、树荫下,年仅34岁的赵月林长眠于此。

      几个月前,赵月林还跟村民滕明群提起,今年他要捐资修建通往村小的1.5公里水泥路。如今,言犹在耳,人却没了。

      赵月林许下的承诺还有很多:每年为广安籍法律及相关专业品学兼优的大学生人均提供奖学金5000元;在西南石油大学设立法律人才奖学金60万元;牵头为武胜县100名留守儿童每人发放精准扶贫助学金1000元;帮扶武胜县猛山乡白楼村5个贫困留守学生;为老父亲翻修家里的老房子;每周末带妻儿出去郊游……

      这位从芋子溪村飞出去的“金凤凰”,谁能想到,其父母聋哑,家庭贫困,他也曾因贫辍学,打工赚钱后再考大学。立业后,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读书的重要性,“让想读书的孩子能读书”,这是他许下的愿望。

      只是,有的承诺已经兑现,有的承诺却因为他的离开,成了永远的遗憾。

      “不敢想象,他20岁之前是怎么熬过来的”

      从龙女镇出发前往芋子溪村,沿途的水泥路并不宽,有的路段,轿车会车都有些困难。

      沿路进村,拐上十几道弯,行至水泥路的尽头。路旁三间低矮的灰色砖瓦房,便是赵月林的老家,门牌上标注着:芋子溪村3组6号,门边的宣传单上显示,这户人家户主名叫赵德立。

      1983年8月21日(农历七月十三),赵德立与妻子唐先兰迎来了赵月林的诞生。村里人都说,赵德立生了儿子又怎样,反正养不起。贫穷,犹如一座大山,一直压着赵德立。

      赵德立天生耳背,唐先兰无法说话。在村里,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唐先兰的名字,都习惯性地叫她“哑巴”,久而久之,唐先兰接受了这个称呼。

      上天并没有眷顾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。厄运降临时,赵月林不到一岁,呼吸有困难,和别的小孩子不太一样。

      堂哥赵甫红比赵月林大十多岁,他清楚地记得,当医院确诊赵月林患先天心脏瓣膜不全时,说不出话的唐先兰看着丈夫焦虑的样子,晕倒在地,她心里清楚,儿子得的不是一般的病。

      “把这个孩子丢了吧!”一开始村里人这样劝,赵德立并没有理会。可是时间一长,他觉得这个家庭确实养不活这个孩子,夫妻俩便在走亲戚回来的路上,悄悄地将孩子放在了路边,转身离开。

      “丢掉”孩子回家后,母亲质问赵德立:“你们把我孙子丢到哪里了?做爹妈的怎么能这么狠心!”与母亲僵持之后,赵德立不得不小跑着返回,在路边把儿子“捡”回来。

      “不能跑、不能跳、不能干重活。”在赵甫红的印象中,堂弟上小学时,连背书包都觉得累,喘不上气。家里人期盼赵月林能够健康成长,还特意为他取了个小名“小妹仔”,寓意好养活。

      上个世纪90年代,当打工潮袭来,村里的壮年纷纷外出闯荡时,赵德立并没有赶上这波潮流。他走不了,家有老小,妻子不能说话,这个家庭的日常运转,必须要这个男人全程参与。

      留在芋子溪村的赵德立,无法像其他人一样,年底带一叠现金回家。微薄的收入,让这家人的生活拮据,甚至陷入绝境。

      每学期开学前的几天,是赵德立最难熬的日子。拿不出钱交学费,亲戚朋友早就借遍了,家中粮食卖光了,就去村民家里借粮卖。“有两年,肯定把他憋得实在没办法了,就坐在门槛上哭。”赵甫红看见过,当时30多岁的叔叔绝望的样子。

      作为高中同学,刘伟曾亲眼目睹赵月林艰难的求学经历。“他生活费不多,很少见他吃肉。”在刘伟的记忆中,赵月林虽然吃得差、穿得烂,但是成绩很好。

      如此困难的家庭条件,没能支撑赵月林读完高中。2000年初,正在上高二的赵月林从烈面高中辍学了。

      赵甫红将堂弟辍学的原因总结为:一是家庭贫困,他明白即使自己考上大学,家里也没钱供他;二是他担心自己的心脏病,害怕高三压力太大,心脏承受不了。

      赵月林多年的挚友罗代明发出这样的感慨:真不敢想象,他20岁之前是怎么熬过来的。

      “他是我见过最好学、最勤奋的一个人”

      改变家庭经济现状,是赵月林辍学后首先想到的事情。17岁的他从武胜县城水果市场批发水果后,用自行车运到华封镇、万隆镇上销售。然而,由于心脏有疾病,他曾因体力不支晕倒在路边。

      做生意这条路,显然行不通,赵月林开始思考其他谋生的手段。他找到了另外一份工作,这份工作只考脑力。在县城一家打印店,他给老板承诺,不要工资,只想学技术。

      在当时的条件下,电脑并不多见,从事与电脑有关职业的人更是少有。

      有高二文化的赵月林,在打印店里不久就能熟练操作办公软件,打字、制作表格这些技能也很快上手。

      2001年初,在赵月林当打字员半年后,店里来了一位身着警服的人,声称要把他招聘到派出所工作。

      这个人名叫罗代明,时任武胜县公安局街子派出所所长。当时,街子派出所户籍管理中心刚买了电脑,需要将上万人的户籍信息录入进去,可惜派出所里没有人会使用电脑。

      在街子派出所的两年时间里,罗代明这样评价这位年轻的户籍协管员赵月林:“他是我见过最好学、最勤奋的一个人。”

      罗代明的评价有事例可以佐证。在赵月林的宿舍里,床头、床下、墙角都堆满了书,这些书有的是捡来的,有的是别人送的。下班时间,他几乎就“泡”在书里面,这让罗代明有些刮目相看。

      2002年,赵月林用自己所有的积蓄外加借款,为自己做了心脏手术。借钱时,他找过在街子镇政府工作的刘景富,还有万隆镇派出所户籍协管员孙体红。

      刘景富当时并没有把钱借给赵月林,现在回想起来,刘景富觉得对不住这位兄弟。“那个时候还不是很熟悉,突然间找我借钱,也没说明用途,实在不敢借。”刘景富说,后来赵月林

      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和赵月林、孙体红反而成了最铁的哥们儿。

      时间一长,罗代明觉得,这个年轻人不应该被困在街子镇这个小地方,他应该有更好的出路。“你这么年轻,还是不要待在这里了,重新去读书、考大学,那才是你的出路。”罗代明清晰地记得,在赵月林的书堆里,有很多高中的教科书,他看得出来,这个年轻人打心底还是没有放弃考大学。

      2003年9月,时隔近三年后,赵月林再次回到高中校园,在广安友谊中学复读。离开街子派出所的时候,他向罗代明保证:一定会考上大学。

      毕竟离开校园太久,重新捡起书本并非易事。第一次月考,赵月林数学考了8分、化学7分,其他科目成绩还不错。在班上,另外一位复读的同学与他相反,数学、化学成绩优异,其他科目成绩差。两人一拍即合,决定“搭伙”学习。

      赵月林没有食言。2004年8月23日,罗代明再次见到他时,他开心地告诉罗代明,他要去上大学了,西南石油大学。当年高考,赵月林以超一本线1分的成绩被西南石油大学录取。

      罗代明记得,那次见面,赵月林身边还站着一位女孩,名叫周兰,家住武胜县烈面镇,她后来成了赵月林的妻子。

      上大学,家里无法给予赵月林经济上的支持,他想到了勤工俭学。在学校里当清洁工、在学校食堂帮厨、当家教,赵月林尝试过多种途径。

      回忆起恋爱时光,周兰既觉得甜蜜也有些遗憾。周兰就读于川北医学院,离西南石油大学不过几公里,然而两人相聚的时间并不多,即使约会,赵月林也会带着她去自习室看书。“他就是喜欢看书,还说两人应该一起进步。”回忆历历在目,周兰说话间已是笑中带泪。

      在周兰看来,当时的赵月林,拼命地想改变现状,而改变现状的途径除了学习,似乎也没有其他办法。

      “作为一名律师,他是值得尊敬的对手”

      大学期间,除了勤工俭学以外,赵月林又想到了考证,考各种各样的证。“在他看来,考证是做兼职的前提,至少不用费体力。”周兰记得,仅在大二那一年,赵月林便取得了报关员证、律师资格证。

      随着西南石油大学迁址至成都市新都区,赵月林发现自己的律师资格证有了用处,自此踏上律师的道路。“他头脑很聪明,很会把握机遇。”周兰说,西南石油大学外有条绕城大道,时常发生车祸事故,赵月林盯准这一点,重点承接交通事故案件。

      对于赵月林的执业生涯,作为竞争对手的律师赖刚有充分的发言权。

      5月13日,赵月林下葬三天后,赖刚在《怀念赵月林律师》悼文中写到:赵月林的一生很短暂,很多事情他还没来得及做,就遗憾地离开了我们。但是,生命的高度和长度并不一定是成正比的,他用他生命的34年,律师执业的8年,书写出了让我敬佩的画卷。

      赖刚与赵月林相识于2011年初,那时赵月林是新都信诺达律师事务所的律师,赖刚是四川铸信律师事务所的律师,赵月林是原告代理人,赖刚是第三人保险公司的代理人,案件是一起交通事故。

      原告驾驶摩托车在道路上正常行驶,被一辆无牌照小汽车撞倒后受伤,小汽车逃逸。事故发生在一处公交站内,案发时有一辆公交车进站,因为现场没有监控,案件取证困难。

      原告家庭贫困,四处借贷,花了20多万元医疗费才保住性命。由于肇事车辆逃逸,原告无法获得赔偿,走投无路之下找到赵月林。赵月林经过考虑,决定帮助他代理这起案件,要求

      法院判决公交公司承担责任,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责任。

      按常理来说,这样举证困难的案子是很难胜诉的。开庭后,赵月林找到赖刚,希望他认真分析案情,在事实基础上,让第三人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责任。赖刚当即予以拒绝,并说:“这个案子胜诉率很低,你又何必接呢?你收了多少律师费啊?”

      赵月林很平静地回答赖刚:“这个案子我是免费代理的,是在当事人找了很多律师都不愿代理的情况下我才接的。我知道这个案子很难办,但是如果我不接,当事人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。”

      赖刚当时听到这话很震惊,因为那时他和赵月林刚做律师不久,收入都很低,而赵月林居然是免费代理。最后,这起案子经过法院审判,原告胜诉,获得了赔偿。

      正义,这是作为律师的赵月林坚持的原则。2015年,赵月林创办了四川省中赞律师事务所。“中赞”二字取于:道正于中,仁义为赞。如今赵月林的两个儿子,一个三岁名叫赵中赞、一个三个月名叫赵中扬,他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够保持这样的品格。

      业精于专,功成于勤。赵月林的同事龙彬做过统计,一个普通律师,一年可能办理20多起案件;而仅在2012年,赵月林就受理了200多起案件。中赞律师事务所代理的“成都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纠纷案”入选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年度十大典型案例,被提名为全国“2016年推动法治进程十大案件”。

      四川省律师行业协会这样评价赵月林:他的专业能力十分出众。四川省律师行业协会共有律师4万余名,但理事只有90多名,而赵月林是协会中最年轻的理事。

      “那些没来得及做的事情,成了永远的遗憾”

      “短暂的一生,可以做到不平凡,那是因为他的大爱。从农村走出去的他,或许比任何人都懂得读书的重要性,他希望所有的寒门学子都能如愿跳出‘农门’。”在赵月林的葬礼上,孙体红说到这里,忍不住泪落脸庞。

      4月10日上午,在成都市都江堰,赵月林驾车与同事去参加一场案件评析会议。车行驶至路上,同事突然发现他晕倒在方向盘上。事发地离医院并不远,送入医院时,赵月林已陷入昏迷。也是这次昏迷,让他再也没有醒过来。

      得知丈夫出事,在武胜老家休产假的周兰和赵月林的两个哥们儿刘景富、孙体红立即赶到都江堰。“他之前也昏迷过,几分钟就醒过来了,没想到这次……”在周兰的印象中,丈夫的心脏病并没有得到根治,心脏病一直是这个家庭不愿提及的话题。

      探究发病原因,同事龙彬总结为:他实在太累了!把每天的工作时间精确到分钟,闹钟一响立马就得去做计划中的工作。

      在周兰心里,赵月林是一个好丈夫、好儿子、好父亲。“他拼命地工作,都是为了这个家庭更好地生活。”周兰说,丈夫经常对她说,他希望40岁“退休”,目前把一切基础打好,让同事们去干,他计划到雄安新区去办一个律师事务所。

      周兰永远都不会忘记丈夫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。那是赵月林住进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重症监护室的第10天,处于模糊意识状态的赵月林,给妻子说了最后一句话。病床边,周兰打趣地问赵月林:“你是喜欢端端(大儿子)还是二宝(小儿子)?”没想到,十多天没有开口说话的赵月林,意识短暂清醒,低声地回复妻子:“我喜欢你。”

      这句“我喜欢你”,成了赵月林在这个世上说的最后一句话,也是周兰听过的最美的情话。

      爱家人,是小爱;爱世界,是大爱。赵月林给家人和朋友都提过,他对广安、武胜有一份特殊的情感,从芋子溪村走出来,他想为家乡作一点贡献。热心公益、扶贫助学,回报家乡、回馈社会,周兰明白,丈夫还有很多愿望没来得及实现,而那也成了永远的遗憾。

      去年10月19日,赵月林分期捐助共计200万元,在广安市设立中赞法治人才奖学金,支持广安籍法律及相关专业品学兼优的大学生追逐梦想。有人问赵月林这样一个问题:你到广安来捐钱,对你没有实际好处,你图什么?的确,中赞律师事务所设在成都,在广安几乎没有业务。

      但赵月林的回答让在场很多人感动了:“我自己就是苦过来的,知道想读书家里却没有这个条件是啥滋味,我只是想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帮他们。”

      今年春节期间,赵月林和堂哥赵甫红在村里闲逛时,了解到村上还有一条通往村小的路没有硬化。“今年我们把这个路修一修,这是去往学校的路。”赵月林说这句话时,在场的还有村民滕明群。

      在滕明群看来,赵月林这个小伙子人不错,在外面创业成功了,回到村里不耍“大牌”、没有架子,逢年过节回到村里,还会为村上的老人买礼物。村上哪家有困难,赵月林也会主动问候。村里一名初二学生患白血病,赵月林知道情况后,将其接到成都医治。

      武胜县猛山乡白楼村地处偏远,留守儿童占比高。去年5月,赵月林与该村5户留守儿童家庭结成帮扶对子,按每户每年1000元的标准提供生活帮助,首笔关爱资金5000元已经发放。

      在赵月林的近期规划里,这些已经实现:每年为广安籍法律及相关专业品学兼优的大学生人均提供奖学金5000元;在西南石油大学设立法律人才奖学金60万元;牵头为武胜县100名留守儿童每人发放精准扶贫助学金1000元;帮扶武胜县猛山乡白楼村5个贫困留守学生。

      然而,有几个关于家庭的愿望,还没来得及去实现:为老父亲翻修家里的老房子,周末带妻儿出去郊游……

相关推荐

更多>>

主题活动

头图_副本1.jpg